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菲彩文化
主页 > 菲彩文化 > 总是窥视着尘世里的一切众生相

总是窥视着尘世里的一切众生相

时间:2017-08-20 09:35 来源:未知
 
  仿佛自己只是个看客,亦喜亦悲,亦洁亦浊。正如书中说到:以为是低调,其实是老了。
  
  说到老,脑海间浮现了一个较我年长几岁的一个老男人冯唐。曾经那个文字里桀骜不驯、元气淋漓的男子,如今的文字也如那鬓角泛起白发的娘一样,一针一线地梳理着那针脚,柔柔的文字像极了曾经故乡炕头上老人们的喃喃自语。一个手包,却在他的描述下,娓娓道来,引人入胜。且不说他的那份认真和心细,单单是那份对过往的记忆,便是对这个手包最高的褒奖。
  
  只不过是一个手包而已,却如此念念不忘,又耗费精力和笔墨,尽情渲染,至于吗?刚读罢那文,我第一个念头如此。我想,我当时的想法代表了大多数匆匆忙忙一览读者的从众心理。别见怪,这就是当下人的状态,就算阅读,看似静,实则浮躁。这个群体,应该不止我一个。但是我选择在夜里,用文字把自己解剖,择出灵魂深处那个小我,哪怕鲜血淋漓,在所不惜。
  
  拒绝麻药,无论精神还是肉体。
  
  雪夜,静的出奇。最近几日,每次去新家,我便总是左右手拎着两大袋书籍。如此往返,乐此不疲。古人曰: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妈妈说:不急着搬家,等请个先生,看个吉日,再搬不迟。北方人的搬家,说穿了不过是选个良辰吉日,象征性地搬过去锅碗瓢勺,象征性地开火座锅,整个仪式看似简单实则蕴涵了古老民族对火的图腾。而事先可以将室内的其他物品提早放进去,却也不会坏了规矩。整理好书柜,颇有些自得。兴冲冲地冲到浴室将自己一番冲洗。沐浴后,赤身裸体用毛巾擦拭着头发,一头又扎到书房中,躺在妻子铺设好的毛毯上,地暖传来的温度,隔着木地板和毛毯暖暖地辐射着,我就这么呆呆地盯着书房屋顶那盏自己精心挑选、古色古香的顶灯,放空自己。
  
  妻子,此刻就坐在身边,静静地含笑凝视着我。如同柔光映衬下那咖啡色的幔帐,古典中不失流苏花边的浪漫,庄重却尽显风情。此情此景,让我不由地想到了小岸的作品,想到了那句:水拍着岸,岸环着水,水岸共有的旖旎……
  
  雪夜的书房,静谧而又温馨。我抚摸着她依偎的身躯,感受着岁月的安详。内心,马头琴的悠扬和荆棘鸟的嘹亮在响起。
  
  生生不息,爱若菩提。我呢喃着,在她一愣神的那一刻,吻住了她的红唇,如同当年恋爱时,我的勇敢,她的羞涩与惊慌……
  
  出得门来,落雪已覆盖了整个城市冬日里萧瑟与干枯。路灯下,目光所及之处,银妆素裹、分外妖娆。返回小窝的途中,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臂膀,凑在她小声耳边嘀咕了一句,她格格笑着说:你坏。而我,在这个雪夜里,放肆地笑着,一如当年……
  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