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菲彩文化
主页 > 菲彩文化 > 二月早春吐艳生活的城市阳光灿烂

二月早春吐艳生活的城市阳光灿烂

时间:2017-08-20 09:33 来源:未知
 
  
  
  只是,不知雁门关外,恒山脚下,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,是否依旧乍暖还寒,朔风依旧。
  
  三十多年了,故乡的变迁如同我的容颜,几度沧桑,又一往无前。
  
  对于故乡的记忆,对于那份如影随形深入骨髓的乡恋,我却始终刻舟求剑、亘古不变。
  
  腊月二十八,来自故乡那个电话。让我在挂机之后,足足吸烟三支。沉思片刻,我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,来到街上。
  
  街道上,置办年货的人群熙熙攘攘,而我却一眼看到了我的母亲。如同千万的家庭主妇一样,在菜市场上购置着过年时节所需的物品。尽管,大抵都已经置办妥当,但母亲的心事我何尝不知,她想着做几味姥姥爱吃的食品,等着亲戚正月回乡的时候,捎给她那年迈的母亲,我的姥姥左白氏。那个在城市里终日被女儿女婿精心呵护,那个五世同堂年逾百岁的世纪老人,却在一份执念中,毅然要求回乡,回到儿孙身边,回到她的老房子里,继续用那双标准三寸金莲的小脚,打炭烧火,填柴做饭。
  
  为此,母亲每每提及,泪光凝噎,却不忍违背老人的意愿,只能派车送回故里。
  
  许是母子连心,正在挑选年货的母亲,起身回头,一眼也望到了那个站在不远处人群中的我。母亲微笑着,我几步走上前去,搀住了母亲的胳膊。望着母亲被岁月染白的双鬓,我调整了一下心情,嘴角一抿,努力挤出一个笑容。同时,在母亲耳边轻唤一声,妈,咱回家吧。母亲微笑着,连声应诺着,这就回,这就回。顺势,我另一只手拎起了那些为姥姥精心置办的年货,那是我的妈妈对她的妈妈,满满的爱。此情此景,一切是那么的温柔,一如那夕阳下的余晖,安静而祥和。
  
  我不知,该如何向母亲透露那个来自故乡的讯息,但是,事关重大,我不能不说,这一刻,注定我来完成这份残忍,我别无选择。
  
  妈,老家二舅来电话了。。。我婉转着表达,每个字,都极力小心翼翼。
  
  母亲停住了脚步,望着我,我搀紧了妈妈的胳膊,继续躲闪着、斟酌着用词说到,二舅来电话说,二舅说。。。姥姥走了。
  
  什么?什么时候走的?!!!母亲身子一震,急切的盯着我,询问到。
  
  五点,二舅说五点走的。。。我低着头,含着泪压抑地回答着。
  
  鹏程,让妈坐会。母亲一下子,坐在了楼下的石凳上。我紧紧的站在了妈妈的身边,搂住了妈妈的肩头。
  
  母亲,就在寒风中,泪落如雨。而我,默默脱下了衣服,为妈妈披上。
  
  此刻,她就是我的孩子。
  
  这个新年,就在这样一份情愫中悄然而至,于我,是一番忙碌的煎熬。
  
  安顿好住院的姐夫,安顿好父母回乡的行程日期和车票,安顿好自己家过年的诸多事宜,我却安顿不好我连日的失眠与恍惚。
  
  每日里短暂的睡眠,让我总是梦到那个小脚姥姥,那个热炕头,那个盘着腿,编着童谣:大后生,大外甥,连鸡带蛋十六斤,哄我入眠的姥姥,那个在物资匮乏的儿时,每每为我做鸡蛋拌汤和鸡蛋油饼的姥姥,总是在半梦半醒之间,依旧那么慈祥的望着我,只是梦里,不在言语。
  
  我要回去!我要回乡!我要送姥姥最后一程!
  
  姥姥,明日,我就会辗转千里回去祭拜您,今夜,我必须让自己安睡,您的外甥,鹏程想您。
  
点击: